• 奈何文学网

    当前位置:小说阅读

    佟言周南川最新章节,佟言周南川无广告全文阅读by佟言周南川

    佟言周南川 时间:2022-11-29 18:22:10

    小说简介:欢迎大家来这里欣赏主角是佟言周南川的小说《佟言周南川》精彩完结版阅读,佟言周南川五颜是作者五颜精心编写的精品小说,欢迎阅读。上衣服并不明显。她能感觉到,那个意外到来的生命,正在她肚子里一天天长大。她有些难过,但...

    佟言周南川最新章节,佟言周南川无广告全文阅读by佟言周南川

    佟言刚到西北的时候,没少跟周南川闹,跟周家的关系僵到不行。

    随着秦风来找她,每一件事都足够让一个男人抓狂,可周南川对她依旧是有求必应,他嘴上不饶人,但行动中全都体现出来了。

    几天后园子里的积货全都发出去了,周南川给部分员工提前放假,剩下的时间便是让大家修剪树木,给土地施肥,等着春天的一批水果产出。

    三个月,佟言的肚子逐渐大了起来,有一点点突出的痕迹,但穿上衣服并不明显。

    她能感觉到,那个意外到来的生命,正在她肚子里一天天长大。

    她有些难过,但对此毫无办法。

    这天上午她早早的醒了,在手机上看到了海城的新闻,丁家和秦家联姻。

    秦风出事后她没有给他打过电话。

    秦家让他呆在家里养伤,说是养伤实际上却跟关小黑屋差不多。

    看到新闻的第一时间她也跟赵楚然联系了,那头像是知道她要问什么似的,言简意赅。

    “你看到新闻了?”

    “是真的?”问出这话的时候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
    “嗯,两家协商好了才会让媒体把这事儿发出来。”

    “他也点头了?”

    赵楚然叹气,“他不点头也没有别的选择,他父母逼得紧,再加上去了西北一趟又……”

    对于秦家来说,这当然是丑事,为了杜绝秦风伤好了以后再做出这种没分寸的事,把他的终身大事敲定下来是关键。

    只是佟言没有想到他会答应得那么快。

    挂完电话她睡不着觉,穿了衣服去园子里走走。

    没有前段时间那么忙,但大家都在做事,她走在这,真就有点像微服私访似的。

    一切都像是一场梦,她怎么就大了肚子,秦风怎么就要娶丁佳曼。

    走着走着走到了林子深处,看到树上一只小松鼠,小眼睛对上大眼睛,一溜烟蹿进了枝叶茂盛的密林之中。

    她准备离开,透过大树的缝隙看到林中有一片大棚。

    走了几步,看到弯腰浇水的男人。

    男人看到了她,明显愣了一下,“怎么出来了?”

    “睡醒了,睡不着了。”

    大棚里绿茵茵的苗,佟言蹲下来用手摸了摸,“这是什么?”

    “猜猜看。”

    她摸了摸小苗,“香菜?”

    周南川摇头,“一种水果。”

    “什么水果这么娇贵?”

    “它怕冷,要支一个棚把把它保护好。”

    佟言笑了笑,“所以到底是什么呀?”

    “草莓。”

    “我没听说过园子里还种草莓,你这边不是以苹果和猕猴桃为主吗?”

    “你不是喜欢吃草莓吗?”

    佟言收回目光,鼻子一酸,垂着眸子眼泪便眼泪落在了膝盖上。

    周南川扔了浇水的壶,“你又哭什么?”

    原本没想哭一场,只想快些消化完,可他这么一问,她没忍住就这么落了泪,“秦风要结婚了,跟丁佳曼。”

    咬着唇没有哭出声音,唯独眼泪再掉,周南川愣了一下,做出一个要拥抱她的姿势,但手上脏,又没能下去手。

    佟言见他没生气,啊呜一声扑进他的怀里,“周南川,他要结婚了,我跟他没可能了……”

    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,我只有你了。

    男人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,有点难受,但又有点高兴,下巴贴着她的额头,“好了好了,不哭了,我以后对你好。”

    可你还有个相好的。

    佟言上气不接下气,抱着他哭得像个孩子似的。

    “我努力赚钱,努力让你和孩子过上好日子,我竭尽所能满足你的一切愿望。”

    佟言一直在哭,周南川抱着她,安慰她。

    到了晚上的时候,佟言躺在床上,心情很平静,发觉自己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难过。

    在她知道爷爷和周家的具体细节时,她就已经开始接受这一切了,认定自己和秦风不会再有可能。

    就算是她成功和周南川离婚了,拿掉了肚子里的孩子,她也配不上秦风,勉强在一起她心里也会一直自卑。

    而现在秦风和丁佳曼结婚,难过是难过,但是没有想象中那么难过。

    如果秦风真的可以接受丁佳曼,真的喜欢她,那他也为他高兴,她给不了他的,别的女人可以给。

    周南川给她端了碗鲫鱼汤过来,一只巴掌大的鲫鱼躺在碗里,她把汤喝了,鱼没动。

    只喝汤怕是不长肉啊,男人看了一眼碗里的鲫鱼,“把鱼也吃了,新鲜的,味道很好。”

    “有刺,我不喜欢。”

    她吃鱼只吃不带刺的鱼,鲈鱼,鮰鱼之类的,草鱼和鲫鱼这种带刺的,她嫌麻烦。

    过了一会儿,周南川拎着一碗白花花的鱼肉进来了,他挨着挨着把刺挑完了,剩下一堆模糊的鱼肉。

    佟言傻了,“这……”

    “没刺了,吃吧。”

    勺子放在里面,鱼肉白花花的不好看,他加了点葱花。

    佟言吃了一勺,低着头又很快的把剩下的几勺吃完。

    一条鱼挑完了刺基本上没什么肉,也就几勺而已。

    男人嘴角微微上扬,端着碗出去了。

    晚上躺在床上,周南川抱着她,“言言……”

    她愣了一下,脸儿刷的一红。

    家里人喊她阿言,同学大都叫她名字,还是头一次有人把她名字叠起来这样叫。

    周南川其实也鼓足了很大的勇气,他私下里叫了很多回,从没有当着她的面这样叫。

    “嗯。”

    几秒钟之后她才给予回应,男人在被窝里抓着她的手,佟言鬼使神差的,在他脸上吧唧了一口。

    虽然他对她做过很过分的事,也爱处处管她,但他都是为了她好,她能感觉到。

    还没等她反应,周南川将她压在身下,男人的吻如雨天的雷,夹杂着风,又如海上的浪,铺天盖地的朝她涌来。

    佟言两只手不知道往哪里放,紧张的抓着床单,男人倒是很自觉,不放过任何一点占便宜的机会。

    亲着亲着,他似是理智全无,胡乱的扒她的衣服。

    佟言有些缺氧,大脑一片空白,也不知怎的忽然想到了梁莲花,她都快忘了周南川还有个老相好。

    “不要。”她抓着他的手,男人已然动了几颗扣子,轻轻咬着她的脖颈。

    佟言咬了咬牙,“我怀孕了。”

    他不是没有冲动过,隔三差五就爱冲动,到了关键的时刻经她提醒,这才慢慢的恢复理智。

    想解解馋,结果就跟喝海水似的,喝得越多,渴得越厉害。

    他又吻了吻她,说话时声音明显有些沙哑,“言言……”

    “嗯……”

    “帮帮我。”

    佟言想回答好,忽然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,清了清嗓子,“周南川,不是我不想帮你。”

    “快一点。”

    “我不会。”

    他在她边上躺下,抓着她的手,佟言将手缩回来,“你别这样,大半夜的你这是干什么呀!”

    他在她手上亲了亲,顺手开了台灯。

    房间不大,一个很温馨的小家,整洁而齐全。

    “就帮我一次行吗?”

    佟家现在根本不管她,秦风也要结婚了,她人在西北,跟海城的一切人和事不会再有交集。

    周南川做饭给她吃,惯着她,她做了让他生气的事他也从未对她发脾气,他对自己扣得要命,对她却很大方,还把经济大权都交给她。

    他没文化,说话刻薄,流里流气,但这个男人是真的很想和她过上普通夫妻生活的日子。

    借着灯光,她看到男人眼眸深邃,偏黑的皮肤上隐隐有汗,手臂上的青筋随着呼吸缓慢跳动着,还没等她反应,他再次捧着她亲了下去。

    几分钟之后,他厚着脸皮,“帮帮我,言言……”

    这声音像是有什么魔力加持,她难以拒绝,鬼神神差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  下一秒小手被抓住,触碰到的时候她连刷的一红,想再缩回来对方却不给她机会了,那一刻她恨不得把手剁了。

    僵持不下,硬着头皮说出反悔的话,“周南川,我真的不会。”

    “我教你。”

    她面颊红红的,甚至不敢去看他,“那能不能关灯?”

    “关了灯怎么看得清楚?”

    他就抓着她的手动了几下,她当场窒息,“猥琐。”

    男人在这种时候都很猥琐。

    她的手很小,男人的手抓着她的手她将头别开故意不看,无法理解周南川的趣味,他故意不让她如愿,将她的脸扳过来吻她。

    吻着吻着忽然松开,贴着她的唇,“你看着我,也让我看着你。”

    “手都借给你了你还要怎样?”

    像是讨价还价那般,我都这样了,你还要得寸进尺不成。

    他还真的要得寸进尺,“上衣脱了。”

    “不行!”

    想都不用想,不行就是不行,他抱着她亲,她被亲得脑袋一片空白,就好似漂浮在大海上的一块浮板那般,浮浮沉沉。

    女人的小手下意识的回抱着他,然后她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了……

    “周南川……”

    “我就看一下。”

    “我只是答应帮你……”

    “这也是帮我的一部分,言言乖……听话,不会弄脏的。”

    直到结束后身上一堆东西,她恨不得当场去世,“周南川,你这个骗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