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奈何文学网

    当前位置:小说阅读

    《我死后的第十年》慧根精彩章节在线阅读

    慧根 时间:2022-11-29 18:10:34

    小说简介:我死后的第十年小说全文,作者:有佛 ,欢迎[收藏此文章];[推荐给朋友吧,独家开始有组织有纪律了吗?我好奇得问他们,「那我要做这个管理者,该去找谁申请拿证啊?」几个小鬼又觉得我语气温和,态度和善,抬头挺胸又有了底气,他们说:「...

    《我死后的第十年》慧根精彩章节在线阅读

    1

    我已在自己的坟头思考了数日。

    死之前我原以为就能安安生生地投胎转生了,但一觉醒来竟在乱葬岗当孤魂野鬼。

    但修行数年的我就算是鬼也是不一般的鬼。

    我三下五除二就抓来几个猖獗已久的地头蛇打算问问现况,他们好久没见过这么厉害的人,啊不,鬼。直接拜倒在我坟头,求饶道「大哥!不对,大姐!我们也是有证管理啊……您不能来强取豪夺,要走合理途径啊……」

   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,乱葬岗什么时候也开始有组织有纪律了吗?

    我好奇得问他们,「那我要做这个管理者,该去找谁申请拿证啊?」

    几个小鬼又觉得我语气温和,态度和善,抬头挺胸又有了底气,他们说:「可以去找皇城里白潭白大仙,但是大仙最近闭关了。就可以去找白望白小仙,白小仙虽道行浅薄看不见鬼,但可以用通灵之术交流。」

    我一听,好家伙,两个大熟人。

    一个是我师父,一个是我徒弟。这两个人不知道搞什么竟然整治起了乱葬岗。

    「哦对了,那两位还说了。如果突然出现一个叫白寺的野鬼,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他们。」

    「哦?」我慢条斯理地理着头发「发现了要干什么呢?」

    「白大仙只说是有很重要的事,白小仙却说此人生前作孽多端,自是要赶尽杀绝。」

    呦呵,没想到我的小徒弟这么恨我呢?不知道师父又是找我什么事?

    「那你们可是她长什么样?」

    「不知。」

    「是男鬼还是女鬼?」

    「唔……不知。」

    ……

    我简直无语,一群小鬼凑不出一个完整的脑子。

    「现在你们知道了,我就是白寺。」我指指自己,阴森地露出一口白牙「不过你们也没机会通风报信了,要么跟着我做小弟,要么就魂飞魄散吧。」

    2

    十年的事情犹如隔日,对我来说确实也是睡一觉的事。

    但脑子睡了一觉,不太好使了,很多记忆都像蒙着一层雾看不清楚。

    我只记得临死前,我的便宜夫君冲上来深情得抱着我落泪,还一边不停地低声呢喃。

    「阿寺,黄泉路上等我,来世我们再做夫妻。」

    便宜夫君是老皇帝赏赐给我的,容貌虽是一等一的俊秀,但我从来都不爱他。

    不得不承认,那瞬间我有一丁点的感动。甚至愧疚得想:婚后应该对他好一点的。

    所以进城后的第一件事,我就去看我便宜夫君现在是死是活,不对,生活过得怎么样。

    当我一路摸到他的府邸时,震惊了。

    这也太豪华了吧,就这大门就能和皇宫大门一较高低了。门上还挂着龙飞凤舞几个大字《摄政王府》。

    我沉默了,我甚至怀疑我问错路了。

    我的便宜夫君怎么从一个小小的国子监九品芝麻官,摇身一变成了摄政王。

    「大姐,世道早变了。」小弟们说。

    我忍无可忍给了一人一颗爆栗子吃「别再叫我大姐!」

    府邸里面大得吓人,也奢华得吓人。来来往往的奴仆数不胜数,他们都在忙同一件事。

    「夫人胸口闷,快去请太医来!」

    「夫人吃不下饭,今日是哪班厨子坐班,拖出去砍了!」

    ……

    不知道的还以为误入了暴君府。

    小弟们还乐呵呵地到处去搜集情报,回来汇报「原来王爷九年前就续弦娶了白小仙,婚后夫妻恩爱,疼爱得紧呢……哎哟,打我干嘛!」

    我面无表情地收回手「做得很好。」

    「诶?」那打人干嘛?小鬼们傻傻摸不着头脑。

    我不再理会,掐指一算找到具体的方位,穿墙而入,站在了那个人面前。

    是那便宜夫君的续弦,我的小徒弟,白望。

    我们白家一系道行浅薄,无缘仙途,但也能凭着微薄的本事在人间混吃混喝,好不惬意。

    但那是到我师父那一辈的,到我直接就没落了,我对不起师父,也没有传下衣钵。

    是的,白望虽说是我的徒弟,但他根本没有任何慧根,只是一个普通人。

    对的,是‘他’。

    我的徒弟,一直都是个男子。

    我从乱葬岗捡出他来时,只是个只剩一口气的小屁孩,命格里本应就此丧命。但我脑袋一抽,母爱大发,为他改了命格,又怕无常鬼找上门来,让他从此作为女子而活。

    他虽没有慧根,但跟着我身边,也沾了白家的光,本应一生无忧。

    但不知为何……嗯……就和……嗯……

    哎,不说了。

    他正在和我便宜夫君拉拉扯扯。

    我望天,难道我来得正不是时候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