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奈何文学网

    当前位置:小说阅读

    《八砖断肠局》大结局免费试读 《八砖断肠局》最新章节目录

    东方左馨瑶 时间:2022-11-28 00:53:38

    小说简介:《八砖断肠局》最新12章节打开完整目录列表 (提示:东方左馨瑶小说(连载中)八砖断肠局全文阅读。) 承了祖上千年延续而来的风水绝学,爷爷年轻那会儿,可没少受人白眼。十里八乡都把他当作老迷信,一个除四旧年间的漏网之鱼...

    《八砖断肠局》大结局免费试读 《八砖断肠局》最新章节目录

    第8章

    我回过头时,就看见白衣男人一手拽一个,把大虎和二虎提到了院子里。

    那边传来了“咯嘣咯嘣”关节脱臼的声音,这两人连惨叫声都没发出来,可想而知,白衣男人的手段有多狠!

    大虎和二虎无法动弹之后,白衣男人跑向了我:“左少,您没事吧?”

    我痛得都说不出话来,一脸扭曲。

    白衣男人检查了一下我的全身,最终提着我受伤的大腿拉了几下,听见一声关节响,之后我就神奇般的能动弹了,只是有些痛楚。

    我没搭理白衣男人,站起身一瘸一拐的走到爷爷供桌前,抽噎着收拾地上的东西。

    他也没闲着,先是把大虎和二虎拖了出去,这时他们两个可能已经缓过来了,在外面求饶,甚至都喊白衣男人爷爷,求他把关节给他们接上,以后再也不敢过来了。

    朦胧之间,我只听见外边传来一阵扇耳光的声音,之后就不知道白衣男人把他们带去了哪里。

    我跪在地上,把爷爷的遗像一点一点的拼凑完整,看着他老人家慈祥的模样,眼泪又忍不住的滴落而下。

    可是一阵阴风吹过,遗像又被吹散了,我只能继续收拾,然而连爷爷遗像上的头部都没拼凑好,门口突然传来了白天那老太太的声音!

    “呵呵呵,小伙子,我来了!”

    我一回过头,就看见一双翻白的眼珠子在院门那边盯着我,老太太还是白天的穿着,只是这次,她手里多了一样白色的东西,大老远看去,都能看清楚那是一块裹尸布!

    我吞了一口唾沫,瞪着她道:“你来这里做什么,滚!”

    这次老太太并没有生气,又看着我笑了笑,也没曾想她的力气那么大,一把将手里的裹尸布丢到了我的脚下,还笑眯眯的问我:“小伙子,你看看,大小合身吗?”

    我退开一步,看了看地上的裹尸布。

    老太太的模样实在太可怕了,我心想还是不要得罪她,免得以后缠上我,于是我就说:“我爷爷不需要这东西,你赶紧走吧!”

    “这是给你准备的,我知道你爷爷不需要。”老太太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狰狞起来!

    我只感觉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,想壮着胆子过去把门给关了。

    结果还没等我走过去,就看见老太太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惊慌,闪电般的转身看向院墙的另外一边!

    那动作,就好像触电了一样,似乎感觉到什么可怕的东西来了似的!

    “滚!”

    隐约之间,我就听见一声年轻女孩的吼声,似乎从老太太看的方向传来,紧接着,老太太如同被吓破肝胆了那般,转身就跑进了黑暗之中,消失不见了!

    是谁把她吓跑的?

    我心想,这么年轻的女孩子声音,似乎听见过,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,就以为是哪个亲戚或朋友过来看爷爷的,当时就赶紧跑到门口去迎接。

    然而,我走到门口往左右两边看了一眼,外边一个人影也没有!

    怎么会没人,那刚才那一声“滚”,是谁喊的,绝对不会是老太太为了引我出来自导自演,老太太早已经不见踪影了!

    我有些恍惚的回头往院子里走,脚下忽然就踩到了软绵绵的东西,埋头一看,是一个黑色的布袋,看上去年代很久远了,非常破烂。

    我甚至刚一触碰,布袋子就烂了,露出了里面的东西,是一套女孩子的衣服。

    这种衣服还是旧年间,农村女孩穿的那种风格,红色的棉袄、布鞋、裤子,很小,主人应该是一个身材很苗条的妙龄少女。

    在这上面还放着一张发黄的纸,上面用繁体字写了一段话。

    因为爷爷那个年代的文字就是繁体字,他怕我以后看不懂他那本书上的内容,很早就教会我了,上面的字我认识!

    “这是我的衣服,在院门口挂一样,你睡觉的地方挂一样,厨房里挂一样,今晚就没东西敢来吓唬你了。”

    我当时一楞,都这个年代了,谁还会用这种衣服?再说这这套衣物都不知道过去多少年月了,破烂谈不上,但上面灰尘很厚,显然是很久没人穿过了!

    就更别说这个年代还有人会用繁体字了,顶多只有一些老人家还会认识,你让他们写,笔杆子可能都拿不动了,怎么可能写得如此好看?

    我当时站在门口楞了好半天,一直在东张西望,最终实在看不见有人,才提着东西走进院子里,关好门准备继续收拾爷爷的遗像。

    然而,当我看到供桌前的一切时,却傻眼了,地上散落的东西不但被收拾整齐了,就连爷爷的遗像也被拼凑得很完整,甚至已经用胶水粘合上,整整齐齐的和那些东西放在一起!

    我使劲儿回忆了一下,刚才我没收拾完啊,更别说用胶水把爷爷遗像粘上了,是谁在我出去这一点点时间,悄悄进来帮了我这个忙?

    难道是白衣男人吗?